名畫短片

黃君璧〈四季山水〉1971年作

Featured Video Play Icon

長流寶笈〈四季山水〉品畫論

評介撰文 /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榮譽教授 黃光男

黃君璧〈四季山水〉臺北長流美術館藏

黃君璧(1898-1991)林壑秋色

黃君璧(1898-1991);林壑秋色
設色紙本 1974年作 142x75.5cm
資料:《時間的刻度 臺灣美術戰後五十年作品展》,長流美術館,2003年3月,p.102。《渡海三家 張大千/溥心畬/黃君璧彩墨精華特展》,長流美術館,2010年12月,p.298。《百年華人繪畫 彩墨專冊》,長流美術館,2016年6月,p.101。

黃君璧(1898-1991)衣瓜索瀑布

黃君璧(1898-1991);衣瓜索瀑布
設色紙本 94x184cm
資料:《渡海三家 張大千/溥心畬/黃君璧彩墨精華特展》,長流美術館,2010年12月,p.277。《百年華人繪畫 彩墨專冊》,長流美術館,2016年6月,p.106。

黃君璧(1898-1991)芭蕉與菊

黃君璧(1898-1991);芭蕉與菊
設色紙本 1981年作 136x68.5cm
資料:《渡海三家 張大千/溥心畬/黃君璧彩墨精華特展》,長流美術館,2010年12月,p.311。

黃君璧(1898-1991)山巒尋瀑

黃君璧(1898-1991);山巒尋瀑
水墨紙本 1982年作 120x59.5cm
資料:《渡海三家 張大千/溥心畬/黃君璧彩墨精華特展》,長流美術館,2010年12月,p.320。

作品賞析

君璧教授是我的老師,也是我在中國繪畫創作過程中,影響我諸多的教授。

被藝壇尊稱為君翁的黃教授,原名允瑄,字君璧,號君翁。1898年出生於廣東南海縣首府廣州市,卒於1991年,享年95歲。

他是渡海來台頗具盛名的繪畫宗師,與張大千、溥心畬、傅狷夫等名家齊為政府遷台後,以中國繪畫藝術行政教育的大家。

在傳統文化中有深厚的美學修養,又得在新時代、新視覺的時代風尚中,對於物象開啟新視覺的時代畫家。除了在台灣師範大學終身倡導國畫教學外,亦代表政府出國宣導中國繪畫美學的歷程、文化傳播與國畫新面貌,受到國際藝壇的肯定與推崇。

黃君璧(1898-1991)萬馬奔騰

黃君璧(1898-1991);萬馬奔騰
水墨紙本 1969年作 170x93cm
資料:《渡海三家 張大千/溥心畬/黃君璧彩墨精華特展》,長流美術館,2010年12月,p.295。《百年華人繪畫 彩墨專冊》,長流美術館,2016年6月,p.102。

黃君璧(1898-1991)山水嘉蔬冊頁

黃君璧(1898-1991);山水嘉蔬冊頁
水墨紙本 1960年作 30.1x30.5cmx10
資料:《渡海三家 張大千/溥心畬/黃君璧彩墨精華特展》,長流美術館,2010年12月,p.266-274、323。

黃君璧(1898-1991)武陵溪畔

黃君璧(1898-1991);武陵溪畔
設色紙本 1968年作 176.5x94cm
資料:《渡海三家 張大千/溥心畬/黃君璧彩墨精華特展》,長流美術館,2010年12月,p.290。

他之所以有與天同慶的功績,是因為他在繪畫美學的新契機,將他在創作原有的中國文化內涵為底蘊,發揮了淋漓盡致,更在現實世界中,敏感而真切的體悟時空變易後的社會價值觀念。兩者之間有新的看法,並實踐古人常提示的「六法」中,如氣韻生動等等的現實化,又有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實踐精神。

「君璧先生一輩子,登華山、遊雁蕩於腳下,在大塔山看雲,中非、南北美洲觀瀑,將中國繪畫的精華內涵溶於筆端。」李霖燦教授如是說。此為明確了解君翁的審美眼界與創作的氣勢。

或者我們欣賞他的作品,除了有跡可循,了解每一幅名作的創作來歷,包括他引用古人的某一經驗,充實繪畫內容;也可看到默記世界名山大川的現實鏡頭,竟然能移入他的國畫表現的意象裡。不論是山水畫、花鳥畫、或氣吞山河的獅子王等等現場寫生的場景,君翁無一不有更為切心的美感表現。這種「師古人不如師造化,師造化不如師心源」(范寬)的體驗,是大師胸襟的廣闊,以及繪畫美學的締造者,在二十世紀中革新,時代與現實的融合。君璧教授的國畫創作,實際上是引領東方美學與中國繪畫的原真精神,以及傳承文化內涵,講究承先啟後的實踐者。

黃君璧〈舐犢情深〉設色紙本

茲今以他1971年所作的〈四季山水〉圖象為例,進一步賞析名師名畫所表現的美感造境。

四季風景有其季節特徵,雖然在寶島的環境或有變易,但均可從四季感受其色澤與氣溫,其中以山水風情互有點染的顏色或景物的枯榮者,仍然可從中理解繪畫景象所依持的視覺特徵,正如古人說的:「春山豔冶而如笑,夏山蒼翠而如滴,秋山明淨而如妝,冬山慘淡而如睡」(林泉高致)。

那麼,以此為本,君翁的四季四景的特色就有更綿密的品賞了。

春江水暖。引「春江水暖鴨先知」的詩句入畫,卻是大中堂畫軸上山水筆墨造景,也是標準構圖的三段法,前景樹柳深濃,中景水波織錦,群鴨悠游在溪岸邊,連接曲徑通幽的木橋段,遠山在畫幅高處,層層疊疊為景。整幅畫的景色一氣呵成,用筆染墨或近水濃郁,白雲潔淡,均在輕盈而持重的視覺感應中,顯現出「渺渺乎春山,澹冶而欲笑」。

荷塘清夏。蒼翠林蔭夏日長,山徑曲直自開景的前景,除了用筆以大斧劈皴造景之外,林下小屋,在樹蔭之下成為畫面視覺點,而氤氲成雲的浮煙,或嵐氣漸漸上升,在中景之中的松林乃因應氣溫的適度而與前景闊葉不同,其中包括了岩削前後的光陰,不只是陰陽分界,更能彰顯山質氣足的飽和,真是「蒼山綿綿白雲起,荷塘清夏一書屋」的境界。

雲山秋色。秋妝如洗清秋在,明媚光景水潺潺。畫面上的皴染點線,亦如老僧打坐,穩若泰山之氣勢,更明確應用太行山景中的斧劈皴法,佐披麻皴的擦染,除了遠近之瀑布外,一如標準構圖三段法,前後有據,景象清明,雲水自是山景之出氣口徑,而山林涵養雲水之體位與衣裳,在美感表現上,一抹萬象,烟橫樹色者,是此畫的畫境所住。

冬溪釣雪。雪湖片片雲飛揚,醒墨映光烟滯景,君璧教授筆墨精酣,構圖景象如見,在寫生動能中,以現實景色描寫胸中丘壑,是心胸寬闊與見識遠大的象徵。

此畫「山以虛而受,水以實而流」,厚層的白雪在幽暗的冬日中,是靜中之動,是隱中之情,山水畫的文化溫度則在「外師造化,中得心源」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