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畫傳奇

張大千〈潑彩朱荷金屏風〉

本幅潑彩是大千77歲時用潑彩法精心繪製而成的大作,畫在由日本特製的絹本金箋六曲屏風上,因為在固定的屏風上作畫,而且金箋的吸水著墨性能與其他紙張不同,因此難度大增,首先是從左邊第一片屏風,由上而下畫出頂天立地的一株荷葉拉開序幕,接著在中央分置綠葉、紅荷,荷苞散佈到屏風右方及下方全部,上方則點綴荷葉、花苞…等等,採局部構圖,全幅潑墨潑彩,綠荷葉搭配艷紅朱荷,更用泥金鉤花瓣及紋線,整體顯得金碧輝煌,喜氣洋洋,非常耀眼,尤其是純金的底色,閃閃發亮,更散發富貴吉祥的氣息,的確是一幅雅俗共賞的佳構,這種荷花金屏風數量稀少,文獻記載僅有兩件,因此十分珍貴。 

張大千〈潑彩朱荷金屏風〉1975年 潑彩鉤金 絹本金箋 168x369cm。款識: 花如今隸莖如籀,葉是分書草草書;墨落一時收不住,任譏老子老逾疏。六十四年乙卯花朝前二日,環蓽盫寫,爰翁七十有七歲。  鈐印: 「張爰之印」、「大千居士」、「環蓽盫」、「三千大千」、「己亥己巳戊寅辛酉」。

流傳經過

赴韓展出
這幅巨作1978年11月在韓國漢城世宗文化會館展出,是當時展出45件中最大幅的一件作品,當時台灣故宮江兆申副院長負責協辦,由韓國東亞日報、東亞放送主辦,並由楚戈負責主編畫展專輯,東亞日報社長李東旭表示,張大千譽滿全球,在全世界各大城市展出無數,惟獨未曾到韓國展覽,特別透過中韓文化界的奔走努力,中華民國駐韓大使館及故宮博物院的支持,才順利完成此一歷史性的盛事。
史博館展出
1983年二月,史博館舉行張大千書畫展,此展的看點就是畢生大作〈廬山圖〉,其次就是這幅〈潑彩朱荷金屏風〉,〈廬山圖〉是日本華僑李海天訂製,屬非賣品,其餘皆有定價,大約三-五千美金不等,最貴為美金兩萬元(約台幣八十萬元),〈潑彩朱荷金屏風〉與〈桃源圖〉以及一幅丈二〈墨荷〉大中堂,是展覽最高價的三幅作品,結果〈桃源圖〉被香港導演楊兄購去,丈二〈墨荷中堂〉歸羊社長處,這幅〈潑彩荷花金屏風〉則流入了弟子張孝義手裡。
畫歸長流
當時正逢過年,而且手邊現款二百餘萬都去買了金條約兩百餘兩,已經沒有餘錢,所以全部失之交臂,次年手頭較為寬鬆,就想把〈潑彩朱荷金屏風〉找回來,張老開價120萬,雖然漲了40萬(因為張大千於史博館的展出未畢便往生了),還是咬緊牙關湊錢購入,開始宣傳展覽、參加博覽會等等,當時的收藏家都嫌太大沒地方掛畫,或是嫌價錢太高,總之展了三年沒有遇到知音。 
轉移香港、舊金山
當時香港楊導演正好把〈桃源圖〉送香港蘇富比拍賣,就來商量割愛此作,雙方同意以港幣42萬元成交,折合台幣約190萬元,不久〈桃源圖〉拍出了187萬港幣,是張大千第一幅達千萬台幣的作品,後來楊凡把〈潑彩朱荷金屏風〉送到舊金山亞洲美術館寄存,長期展出,一晃十五年,成為一幅知名度很高的大作。
香港拍賣創天價
2002年,也就是十五年後,楊導再度應蘇富比之邀,把這幅珍藏十五年的〈潑彩朱荷金屏風〉送香港參加拍賣,結果最終以2022萬港幣成交,合台幣9100萬成交,再次創新張大千個人的天價紀錄,從台幣190萬到9100萬,獲利達四、五十倍,可見長期投資的獲利空間非常可觀,而得標者是香港某金融機構。

附記

1987年拍出187萬港元,折合台幣約1000萬元的〈桃源圖〉,據悉是美國某基金會的女性老闆所購,2015年時再度送回香港拍賣,更以港幣二億七千萬台幣,合台幣十一億四千萬的天價被上海收藏家劉益謙奪得,現於龍美術館展出,這是張大千作品的新天價。
另一幅丈二〈墨荷〉大中堂,目前在廣達電腦的林百里手中,名畫會找歸處,冥冥之中若有定數,也是種緣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