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介紹

藝術寶庫 長流美術館

長流美術館負責人黃承志經營藝廊幾近五十年,父親是知名的膠彩畫家黃鷗波。經營長流畫廊期間,他收藏了許多畫作,之後基於教育推廣的目的而成立美術館。他說:

在藝廊的大半生,這些奮鬥的過程,如同諾曼第大登陸一樣壯烈。身為一個經營者,除了對藝術的強烈需求外,我肩負的還有經營的成敗,這使我戰戰兢兢的面對每一次展覽的選擇、洽談,以及推廣的方式。「經營」就像跑馬拉松一樣,要如何跑得穩定、持久,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過程中需要超越每一個階段的目標,而不是與某一個跑者競爭,因為在藝術的領域當中,經營是沒有止境的,唯有跟自己競爭,才能不斷的進步與成長。愛好藝術進而推廣藝術,是我這一生的志業,也是永無止境的使命。

以下報導來源於:雅昌藝術網專稿 2018-06-13 21:58:20

曾過手齊白石、張大千最貴作品 這家臺灣美術館有何獨門絕技?

2017年12月,齊白石《山水十二條屏》的驚人成交,不僅大幅度提高了中國藝術品拍賣的最高紀錄,也將曾經收藏這件拍品的機構——臺灣長流美術館推到大陸藏家眼前。作為臺灣資格最老的藝術機構之一,長流美術館不僅收藏過眾多齊白石重要作品,也是當下臺灣收藏張大千、黃君璧、溥濡作品最豐富的機構之一。然而區別於一般私人美術館模式,長流藝術系統除美術館外,還同時涉足拍賣和文教基金會領域,在內部構建出一條相對完備的藝術產業鏈。長流美術館館長黃承志認為,眼光精准、判斷迅速和頂得住誘惑,是長流在45年起伏變遷中一步步發展壯大最重要的原因。

長流美術館館長黃承志,其後是張大千《闊浦遙山》

作為臺灣著名畫家黃鷗波之子,黃承志從小便跟隨父親習畫,成為林玉山先生的入室弟子。幼時經驗為其建立了深厚的藝術基礎,亦培養出對於藝術家鑒賞的敏銳眼光。臺灣在1970年代是藝術開始蓬勃發展的時期,此前1945年前日治時期留在臺灣的藝術品、國民黨大佬帶來的珍品,以及1966年到1976年大陸政治運動前後流落到海外的畫作,令臺灣成為一個彙聚中國藝術珍寶的風雲之地。加之黃鷗波與臺灣藝術家前輩的密切關係,長流美術館的前身——長流畫廊便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於1973年在黃家自宅中成立。

1979年張大千遷居臺灣,與黃承志成為忘年交,後遂將索畫、賣畫事宜交由黃承志處理,因此長流美術館也成為了張大千精品畫作的集散地。張大千還曾親題“長流畫廊”招牌專送畫廊新址慶賀。

張大千《長流畫廊》水墨紙本 1979年作 37.5x94cm

而在長流畫廊至今數十年的發展過程中,最令黃承志津津樂道的還是目前數以萬計館藏中幾件鎮館之寶的入藏經歷,其中既充滿因緣際會,也是一次次市場博弈。回顧了其收藏的經歷,黃承志認為最早收藏的作品之一是宋徽宗《臨懷素聖母帖》尤為難忘。《臨懷素聖母帖》是清朝末代皇帝溥儀從紫禁城內運到瀋陽故宮的作品,這批從清宮運出來的禦寶被稱為“東北貨”。

 宋徽宗《臨唐懷素聖母帖》水墨紙本 手卷29x214cm

1949年,國民黨撤退臺灣時,這作品便輾轉隨之來到臺灣。宋徽宗之花鳥畫、瘦金體書法獨樹一格,而其所臨的書帖又是唐朝著名書聖懷素的聖母帖,這樣的精品自是博物館等級,黃承志看見這樣的好東西,便直接買下來了。他收藏此件作品後感歎:“收藏藝術品不只要有眼光,還要有不拖泥帶水的判斷力。當機立斷以免節外生枝。”

2014年中國美術館與長流美術館合作 江山萬里-張大千藝術展

另一件能見證黃承志收藏眼光的,是現今懸掛在美術館館長辦公室牆上氣勢萬千的張大千大作《闊浦遙山》。該畫創作於1977年,畫面近景為隱約可見的亭臺樓閣,樓閣後是巍峨群山,山後留白而出遼闊大江,江上有星星點點的帆船,筆精意妙,境界高遠。1978年《闊浦遙山》在漢城展出後由韓國東亞報社社長收藏,此後幾經轉手,1989年出現在日本市場上。在擁有該畫的韓國藏家看來,日本經濟繁榮,藝術市場活躍,張大千的作品應該能賣出一個高價。但事實完全出乎他意料,買家所給的價格遠遠低於他的心理預期。這時,藏家的一位朋友建議道:“這幅畫你應該拿到中國臺灣賣,張大千的作品在那裡才能賣出好價錢。”並為他列出了當時臺灣的著名藝術買賣機構,其中就包括由黃承志一手創建的長流畫廊。

張大千《闊浦遙山》設色紙本 鏡框 1977年作102x193cm

果然,僅僅過了一個星期,韓國藏家打電話給黃承志,黃立馬拍板:將《闊浦遙山》收入囊中。談起這段收藏經歷時黃承志曾表示,長流畫廊收藏了很多大千先生的佳作,大都是這樣一點一點積累下來的。如今《闊浦遙山》這幅大千先生潑墨潑彩代表作的價值已今非昔比。這段收藏經歷,無疑也增添了該畫的傳奇色彩。

吳冠中《白樺樹》油彩畫布 鏡框2003年作90x90cm

同時掛在黃承志辦公室裡的,還有一幅吳冠中的油畫《白樺樹》,至今收藏已近30年。黃承志認為,吳冠中是最後一批留學法國勤工儉學的中國留學生,他晚年變法創造出個人風格,但這件作品可以說是他最為輝煌的時期的油畫精品,反映了他在法國所受到的嚴謹油畫教育。這幅畫作雖然使用西方的油畫技法,但是擁有中國傳統文人的抒情在畫中,與吳冠中晚期的畫風有所區隔,反映了其于吳冠中生命歷程中的承先啟後,是這幅《白樺樹》的珍貴之處。

長流美術館曾收藏的齊白石《山水十二條屏》創造了中國藝術品的最高拍賣紀錄

而最被國內收藏界所熟悉的齊白石《山水十二條屏》的收藏經歷也頗為傳奇。1990年初,黃琪翔、郭秀儀通過王台慶輾轉讓給黃承志這十二條屏風。“交畫付款的過程也是曲折離奇的,因為畫在北京,賣方不願把畫交給中間人帶走,而買方也不放心沒有看到原作就把畫款一次先行支付。因此最後雙方同意一幅一幅地買,帶回一幅畫作後,再去取第二幅,這樣來來回回地跑,前後花了將近3個月的時間,到了1990年3月間總算把12幅畫全部買齊,完成這樁美事,也放下懸吊在半空中的一顆不安的心。”黃承志回憶說。

(左圖)2013年3月 長流四十週年館慶貴賓合影

(右圖)長流美術館四十週年紀念畫冊

除了在中國古代和現代書畫方面的深厚底蘊,黃承志認為長流美術館收藏最大的優勢還在其多元性。在2013年慶祝長流美術館40周年而舉辦的“繼往開來-典藏精粹回顧展”中,長流美術館便精選了“中國古畫”、“近現代水墨”、“書法”、“日本名家”、“近現代西畫”、“水彩”、“膠彩”、“東方古文物”、“雕塑”、“現代陶藝”十大品項之作,而之還僅僅是館藏的一部分。

回看自己的收藏之路,黃承志提到,除培養看畫的眼光之外,外界多會有許多言論,故意挑毛病,甚至惡意中傷,然而收藏家對自己收藏的物品,必須要有強大的信心和信念。“而且要願意花最高的錢,去買最好的東西。”

2003年長流桃園館 開館大展

而在隨後的數十個春秋中,臺灣藝術市場經歷多次不景氣低靡之洗禮,從篳路藍縷滿目瘡痍的藝術沙漠,逐漸開拓成綠洲茂密的康莊大道,從莽撞的初生之犢茁壯成不惑之事業體,長流畫廊也在幾次因緣中找到更好的展示空間,於2003年和2009年分別在桃園和臺北成立長流美術館。

2007年 藝流拍賣首度舉辦於台北圓山大飯店

2016年 台北新藝術博覽會Art Revolution Taipei

2007年,長流機構更進一步發展出拍賣公司,並出版畫冊月刊,開發版畫、名酒等藝術文創商品,進而發展藝術認證、投資理財講座、藝文博覽會等相關業務,並在近年成立長流大中華文教藝術基金會,成功開拓出美術館、拍賣、基金會相互協作的產業鏈規模,成為臺灣知名藝術品牌。海明威說:“如果你夠幸運,在年輕時待過巴黎,那麼巴黎將永遠跟著你,因為巴黎是一場流動的饗宴。”黃承志認為愛上藝術也是一樣,藝術永遠會跟著你,因為藝術是最好的精神糧食。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