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

金秋盛宴 林風眠藝術展

林先生的藝術是非常高強的,他的畫充滿了詩意,並不像現在有些畫家畫得讓人看不懂。他的畫大家都可以看得懂,很美!我這個人覺得他的畫擺在世界現代繪畫裡,就是從文藝復興之後到印象派的畫家之中是毫無遜色的,甚至超過他們。

—李可染:〈一位真正的藝術家〉,原載《美術家通訊》1990年第1期

林風眠的藝術道路是不同的,他的出身和經歷使他先吸收了民間傳統的藝術。他造形藝術的基礎上是在法國奠定的,對藝術的真正理解也是在法國的東方藝術博物館裡學得的。他是帶著中國民間藝術的感情到法國學習藝術,並先從西方藝術入手理解東方藝術的精隨,經幾十年的實踐,走出了自己的道路。他是用西方藝術家的解剖刀來解剖東方藝術,再加上他本身的藝術家氣質,使他解剖得比較深、比較透。

—吳冠中:〈用西方藝術家的解剖刀來解剖東方的藝術〉,原載《美術家通訊》1990年第1期

林風眠在藝術上是一位早熟而又不斷隨時代攀越新高峰的大家。他早年的藝術起點較高,高瞻遠矚,以振興和革新中國繪畫為己任,不畏任何艱難與障礙,勇往直前,始終能站在時代的前面。八、九十年代的畫風固然顯得更濃郁、更強烈和潑辣,回過頭來看他五O至七O年代的作品仍是那麼富有生機和現代氣息,且多呈現濃豔熱烈的調子。林風眠的藝術充滿著「情」和「力」。他的畫之所以能震撼人的視覺和打動人的心靈,是因為他有一股真情激盪其中,通過它獨特的的饒有情趣的藝術形式表現出來。他的畫就是詩,深沉或熱烈的意境,悠揚或纏綿的氣韻,粗獷或飄逸的線條,無聲似有聲的色墨交響,靜中有動,動中有靜,統一的風格,多彩多姿的繪畫語言,都是作者依據不同的感受和情意,使用不同的表現手段,達到他所要表達的境界………。

我所認識敬仰的林風眠先生,是一位以全身心擁抱藝術而又虛懷若谷、永不自滿的人,是一位不斷探求、創新的謙謙大家。他從不張揚自己,更不揭人所短。他不求聞達,淡薄名利,不喜歡拋頭露面,與同道和睦相處,常常說:「藝術家只能讓自己的作品去說話」。

—沈柔堅:〈林風眠的藝術魅力永存〉,原載《林風眠研究文集》